中国特种兵埃及受训 教官见面礼是5分钟“水刑”

2019-03-22 20:16 来源:m5彩票

  2月1日,海军陆战队某旅副连长陈超杰回到营区,成为第一个从埃及海军特战旅受训归来的中国军人。回首走过的166个日夜,那风景如画的地中海岸滩,留在他记忆深处的是一场难熬的“生命苦旅”。

  “单兵作战”

  飞抵亚历山大港的第一夜,陈超杰就失眠了,并不是因为要倒6个小时的时差。原来,按录取要求国内选拔留学生时,偏重英语能力、蛙泳技术和组训经验。到了埃及,听完中国驻埃及大使馆和驻亚历山大总领事馆的武官介绍,他才知道,自己参训的是埃及军队中难度最高的特战课程之一。可他在军校所学的专业是电子工程,在海军陆战队从事的是地雷爆破,压根儿没受过系统的特战训练。

  “大家好!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陆战队第×旅上尉,陈——超——杰!”陈超杰用英语大声地自我介绍。参训的76名学员中,平均年龄21岁,28岁的他是军衔最高、年龄最大的一个,也是唯一一名外籍学员。

  “你为什么会来到这里?”教官给刚刚从万里之外赶来的陈超杰的“见面礼”是长达5分钟的“水刑”:他的额头和双脚被紧紧绑在木床上,然后用毛巾盖住口鼻,任水倾泻而下。在那漫长的5分钟里,他仿佛被推向鬼门关,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怖。

  体能强化月第一周,早餐、晚餐都是蚕豆和阿拉伯大饼,陈超杰吃不惯。唯有午餐时乒乓球大小的一块牛肉,让他两眼发光。极度饥饿时,教官们故意刁难他,强迫他吞下不少鸡蛋壳、橘子皮、死鱼和沙子。他们的用意很明显,想以“意志薄弱”为由把他淘汰掉。

  陈超杰咬牙苦撑,他的体能消耗极快,几天后便出现了幻觉。训练中,他甚至还闻到过家乡小吃螺蛳粉的味道。

  19名拥有实战经验的教官被赋予了“生杀予夺”的权力。人手一页的《学员须知》里,列在第一条的便是:“不得反驳教官!一旦触犯,立即清退。”他们对陈超杰的“特别关注”,绝非一件好事。是生,是死,成了他难以预知的概率问题。

  “悲惨世界”

  “沦为俘虏,也绝不能放弃抵抗。”这堪称埃军“第一军规”。在体能训练中不断施以体罚,成了埃及军中一门独特的教学“艺术”。教官们有一句挂在嘴边、印在训练衫上的话:除非士气上升,否则体罚会一直持续下去。

  8月的训练场,像一块烧红的大铁板,陈超杰像一名被刑讯的“战俘”。一声令下,他头着地,双手后背,两脚蹬地,教官则会对准他朝天的鼻孔撒沙子。

  当他赤裸上身躺在地上不停伸曲蹬腿时,背部很快烫出了十几个水泡,起身后棍棒相加是少不了的。有时,他被要求双臂反背,仅靠两肩和前胸用力,在滚烫的地面蠕动400米。很多次,他都恨恨地想,“这辈子都不会再吃铁板烧了。”

  “Do you want to ring the bell?”(你想敲钟退出了吗?)从受训开始,几乎每隔20分钟,陈超杰都会面对足以把耳朵喊聋的叱问。与委内瑞拉的“猎人学校”一样,这座训练中心门口也立有一口铜钟,学员忍受不了,敲三下即可退出。陈超杰的选择跟中国海军陆战队派往“猎人学校”的学员一样,宁死不敲钟。

  眼看着本国陆续有3名学员敲钟走人,在陈超杰又一次给出否定回答后,一名士官教官二话不说,双手拧住他的两个乳头,疼得陈超杰脸部扭曲,牙齿咬得咯咯响。

  得益于国内严明的军纪,再加上自身高度克制,陈超杰从未有过违纪记录。违纪者的下场,他亲眼看到过,3名偷吃零食的埃及学员被罚跳进粪坑。

  比起这几名埃及学员训练服上满是屎尿,他的训练服也没好到哪儿去。在他的印象中,自己的训练服几乎每天都是湿漉漉的。磨裆最严重的时候,他走路都不敢迈大步子。

  第一次上理论课,他换了一套新训练服。一出门,就被一名教官喊住,命令他躺在路边的一滩污水里,左滚一圈,右滚一圈。

  “谁要是说埃及不冷,那他肯定没半夜在海里泡过。”曾远赴我国北疆参加过寒区训练的陈超杰怎么也不会想到,自己遭遇的最冷的冬天,会是在这个终年无雪的国度。

  夜复一夜,他穿着泳裤泡在齐腰深的海水中,吹口气,都呈雾状。有时,他们要重复蹲下起立动作,头部在海面上一浸一出,有时又得在水中做上1000个俯卧撑。瑟瑟发抖之际,他看到身旁的埃及学员被冻得脸惨白、嘴发紫。

版权声明: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
分享到: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