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法医自述:当我走近那具尸体 它突然叹了一口气

2019-07-26 20:35 来源:m5彩票

  法医一般被称为“尸语者”。

  你有没有想过,当你在一起非正常死亡的现场,刚靠近尸体时,尸体却在你耳边对你说了一句“来了老弟?”是不是肾上腺素瞬间爆炸?有没有一种双腿发软的感觉?这事儿女法医张鹏雨还真碰到过。当然,尸体是不可能说话的。

  受访者供图

  夜深人静尸检时 她听到死者一声“叹息”……“一次和同事进行检查,固定好证据后我们把尸体放下来,刚一松开绳索,忽然耳边就传来了死者的一声‘长叹’!”张鹏雨是成都市公安局青羊区分局的一名女法医,一次她和同事深夜处理一起非正常死亡案件时,听到了死者的“叹息”。当时除了她和同事,其他人都被隔离得远远的,心中晃过一丝恐惧后,张鹏雨和同事立马对这一现象进行了记录。如果换做一个普通人碰到这种情况,是不是会双腿发软、夺路而逃?可实际上这是很难得一见的尸体征象之一:尸体开始腐败,产生腐败气体,由于绳索压闭颈部气管,气体无处释放,等绳索一解下来,自然就开始“叹气”了。有一次,一具被砍得面目全非的无名男尸,需要张鹏雨将面部缝合好后进行图像恢复,以便寻找当事人的身份。这就需要张鹏雨不仅要克服心里面对支离破碎人体的湮塞,还要克服操作上的难题。除了要将面部皮肤用镊子一片一片翻起来整理平齐,还要用棉花将被砍碎的颧骨一点一点垫起来,最大程度还原。“那一天我不知道自己缝了多少针,心里崩溃过多少次,是怎么过来的。”张鹏雨回忆,那天她进手术室的时候是早晨,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,整整一天没有喝一口水,没有吃一点东西,甚至没有挪动过站立的位置。目前成都市公安局青羊区分局有4名法医,张鹏雨是局里唯一的女法医。“平时值班4人轮着来,遇到案件时大家一起上,手机必须24小时开机。”张鹏雨笑言,自己已经养成手机铃响3声之内必须接听的“强迫症”。

版权声明: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
分享到:0